;
首页 >> 青年榜样 >> 正文

老师好!

作者:  指导老师:  发布日期:2021-11-05
祖国所需处,皆是吾故乡。
他们是众多青年大学生志愿者的缩影,在人人拥向大城市的年代,他们逆流而行,奔赴最艰苦的地方,把最好的年华交付给一支粉笔、三尺讲台。

2013年,青岛科技大学研究生支教团成立,是山东省唯一的省属非师范类院校的“中国青年志愿者扶贫接力计划研究生支教团”,并于2018年增设兵团服务点。如今,这个支教团已经扎根祖国西部热土8年,75名支教队员们接力传递志愿服务的火炬,从沿海到内陆,跨越三四千公里,在祖国中西部散作漫天繁星,点燃孩子们心中的希望之火。


   “留下来给我当姐夫吧”

刚走进校园,李志成有点“傻眼”—— 支教的地区水资源匮乏,宿舍楼没有上下水,整个校园里仅散布着6个水龙头。宿舍楼一、二层是学生宿舍,李志成和一起支教的同学住在3楼,每次解手都需要到离宿舍300米远的旱厕。学校更没有可以洗澡的地方,几名支教同学只能每周末一起,坐30分钟的乡村公交到县城,在小旅馆里开一个房间,轮流洗澡,下午还要赶在5点之前坐末班公交车返回学校……
“大学时有过两次短期在新疆支教经历,一开始以为这次支教对我来说并不是那么困难,当真正到达支教学校时,我才发现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李志成是青岛科技大学第23届研究生支教团彭阳分队队长,今年7月28日,23岁的他与同校两名男同学和一名女同学一起抵达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彭阳县,在城阳乡初级中学开始了为期一年的支教生活。


undefined

“现在这个季节,当地室外气温已经0℃了,洗衣服需要端着脸盆,在院子里用手洗,那个感觉真是酸爽。”学校里没有洗衣机,李志成几个人只能在院子里手洗冬天的厚衣服。为了给自己打气,四人常常约定好时间一起来到院子里,一边唱歌一边洗衣服。

彭阳县地处宁夏南部边缘,学校又处在县城的边缘,周围是一眼望不到头的庄稼地,一到周末,学校里的老师和学生都回家了,整个校园里就只剩李志成等4名支教学生。“每到周末学校就断电。一到晚上,方圆二三里只有我们宿舍亮着灯。最头疼的是晚上上厕所,我们4个人有一个要去上厕所,都需要集体陪伴,打着手电一起去,一个人进厕所,其余三人就站在厕所门口大声唱歌壮胆。”

寒冬的夜晚,孤寂空旷,几人的歌声坚定又勇敢,像一把剑劈开漆黑无边的夜。李志成笑着说,支教3个月,自己的唱歌水平突飞猛进,嗓门也练大了。

李志成负责教授七年级两个班的数学,“这里的孩子,小学大都是在村里上的,一个村一两个学生,就一位老师教全科,基础都比较薄弱。很多孩子字都没认全,小学加减法里的进退位都不会。”但看到孩子们那善良淳朴的笑容,渴望知识的眼神,李志成的内心就燃起了动力,“突然觉得自己一年支教时间太短了,总觉得时间不够用,希望能多帮帮这些孩子。”

班上有一个姓马的小男孩,在一次课后怯怯地拉住李志成的衣角,忽闪着大眼睛对他说:“老师,我小学数学不好,一般只能考二三十分。但是老师我喜欢你,在初中我想要好好学数学。”

李志成发现小马的数学真的很差,连基本的10以内加减法都需要列竖式计算,于是就利用午休时间为他辅导。很快,他的成绩从一开始班级的倒数几名,到达了中上游水平,并且主动帮班级里基础不好的同学讲解小学数学知识,同学们都叫他“小马老师”。

身为地道的青岛小伙,从没离开过青岛的李志成,来到宁夏支教后最大的感触是东西部城市的差距。“我身边亲戚朋友的孩子们从小就上各种兴趣班,放假了父母带着去全国各地旅游。可是这里的孩子却没有这么好的条件。”每天中午,学生们每人捧一个碗,碗里的米饭或者馒头上浇盖一两个菜,却吃得很香,他们说:“太喜欢吃食堂了,在这里可以吃到肉和青菜。”

国庆七天假期,孩子们都在家里帮忙,跟大人收玉米或者照看年幼的弟弟妹妹。李志成曾经问过班上的孩子,有没有出去游玩的经历,一个班30多个孩子,一半以上没有离开县城,他们甚至对固原市、自治区首府银川都没有概念。

      曾有一个孩子反问:“老师,宁夏以外是什么?”这句话深深刺痛了李志成,他决心要把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带给这些孩子。在每周的班会上,李志成会把自己大学时期的照片和视频放给孩子们看,那些丰富多彩的文艺演出、社团活动,让孩子们看得非常入神。“以前爸爸妈妈总说读书改变命运,我觉得是空话,老师,我现在知道了,学习真的可以改变命运,我也要去上大学。”

 

  整所学校的老师都是用方言教课,只有李志成四人说普通话。很快,这4位支教老师就收获了孩子们的特别礼物。

记得教师节时,孩子们用黑色的塑料袋包裹着从自家果树上摘的枣、苹果等,神神秘秘地捧在手上,递给对李志成说:“这是我送你的教师节礼物。”

有个孩子天真地对李志成说:“老师,我特别喜欢你,你能一直留在这里吗?我家里有个姐姐,你给我当姐夫吧。”

支教期间,李志成通过母校青岛科技大学募集到了很多学习用品,爱心人士捐赠的书包、文具陆续从青岛快递过来,为孩子募集学习用品的“暖冬行动”也正在进行。

用一年不长的时间做一件终身难忘的事。”在彭阳的两个月时间,让李志成对研究生支教团这句话有了更深的理解和感触,“一年的时间不长,但我想将自己的青春毫无保留地奉献给孩子们,期待可以照亮这里的每一个单纯的天使,为他们搭建一座通往‘山外’的桥。只希望时间可以过得慢一些,让我能陪伴并见证孩子们成长。


“让他们走向更远的世界”

“以前我的理想是当企业家,现在我想办一所职业高中,让更多的孩子学到立足社会的技能,让他们能够走向更远的世界。”在宁夏支教一年的经历,改变了周鹏飞的人生目标。

23岁的周鹏飞是青岛科技大学第22届研究生支教团志愿者。2020年,他曾前往宁夏兴庆区月牙湖回民中学支教。学校位于银川市东北部40公里处,那里也是毛乌素沙漠与黄河交接处,因有一湖似月牙状而得名。

关于这个地名的来历,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公元前33年,昭君出塞和亲,行至黄河渡口处,望着滚滚而去的黄河水,心中不胜凄凉——渡过黄河,离长安便又远了一步。昭君刚一渡过黄河,心中对远方父母的思念猛然涌上心头,不知不觉泪水滑过脸宠,滴落在河岸的沙地上。昭君走后,她的泪水化作一汪湖水,形似月牙,人们称之为“月牙湖”。月牙湖乡的地名由此而来。

“小时候爷爷奶奶经常和我说:你们这一代是喝着糖水在蜜罐子里长大的孩子,会给我讲他们那个年代的生活是多么艰辛,我们是多么幸福。”但周鹏飞到月牙湖乡支教后,和当地老师交流风土人情时,他有些震惊了:“在月牙湖乡还存在一些遗留的老传统,生女孩子是为了给儿子换彩礼钱的。这是当地许多父母的一个观念。”

“这种观念我很难去改变,而我能做的是尽自己最大努力让更多的孩子考上高中,只有这样他们才有机会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周鹏飞暗自下了一个决心。

    周鹏飞的班里有两个特殊的女孩。一个女孩父亲去世了,母亲改嫁后,她跟着舅舅生活,后来舅舅结了婚,舅妈对她比较刻薄,有时候回家都没有午饭吃,常常米饭泡开水就是一顿饭。有一次在课堂上,长期缺乏营养的女孩因低血糖晕倒了。另一个女孩也是爸爸去世后,妈妈改嫁走了,她跟着爷爷奶奶生活。两个女孩的成绩都处在中考分数线的边缘,周鹏飞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临近中考还有一个月,其他同学中午都回家吃饭,考虑到两个女孩吃饭都成问题,周鹏飞就每天中午把两人带到学校门口的小饭馆,点两个菜给她们补充营养,课后和周末加班为她们补习功课,最后两个女孩都成功考上了高中。
这里的孩子基础知识都比较薄弱,有些连加减乘除都不太会算,数学平均分只有二三十分。”周鹏飞只有一个愿望:让他们多考上几个,上高中,上大学,能够出去看看世界。

支教的日子里,远离了大城市的喧嚣,周鹏飞没有了同龄人游戏娱乐的机会,但是他生活却非常充实,“因为自己不是师范类老师,所以需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他买了十几本书,《给老师100个建议》《致青年教师》等,努力提升自己教学水平。

为了让自己的化学课更加有趣,每到周五他便带学生一起在教室里上演“化学一站到底”,4组学生谁抢答的化学问题最多,哪组就胜出。周鹏飞会将自己从网上买的零食作为小奖品发给孩子们。

细心的周鹏飞发现,支教学校的图书资源不是很充足。于是,他通过母校联系到青岛育才中学和青岛十七中,捐赠了上千册图书,还联系到爱心组织提供了书架,一间崭新的图书室就在这所地处偏僻的中学里诞生了。
图书室的墙上贴着“打开心锁 阳光进来”八个大字,看到孩子们排着长队借阅,捧着书本蹲在角落里爱不释手的样子,周鹏飞的心里也像照进了阳光。
学校的多媒体设备已老旧不堪,学生上课看不清课件,直接影响到学习。周鹏飞拿出自己两万多元的支教工资,为学校捐助了一台智慧黑板。“一台智慧黑板可以用好多年,在使用的这些年一定会给孩子成绩带来帮助的。孩子们成绩提升一分,考上高中的概率就大一分,成为一个能为社会做贡献人才,这也是我支教的一份初心。”周鹏飞说,自己心里一直有一个美好的愿景:将来有一天,一个个陌生又熟悉的身影走进大学,走到他面前,自豪地对他说:老师好,我是您2020级学生。

“不要让国旗受到伤害”

“从小到大我好像都是个听故事的人,听过名人志士的故事、听过别人家孩子优秀的故事。步入大学依然如此,无数的讲座、答辩、分享会,永远都是那个听众。我也曾想过,也许这将是我这个普通人一生的常态。然而,当跨越3400公里来到新疆十二师三坪农场学校,我发现,我也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故事,支教的这段经历将是我人生中最耀眼的一段路程。”今年22岁的韩朝阳是青岛科技大学第23届研究生支教团新疆分队的志愿者。

在这个故事里,我虽不能像黑猫警长一样智勇双全,也不能像钢铁侠一样拯救世界,更不像灭霸可以对抗整个世界,但我很认真地走进了孩子的世界。”韩朝阳说,支教的经历是一次磨砺,更是一首超燃的青春之歌。
第一节课,对我来说就像噩梦一样。”韩朝阳教授的是一年级新生的综合实践课,自己还是大男孩的心理,如何应付这些“小精灵”完全没有招。在韩朝阳的课堂上,孩子们就像一群出了圈的小羊羔,离开座位到处乱跑,肆无忌惮地聊着天,讲话的声音甚至盖过了老师。
第一次觉得一年级的‘神兽’真的好可怕,心里有点打怵,想着什么时候能下课呢。”好在韩朝阳努力调整状态,“让自己也变成一个小孩,成为他们的同龄人。”
为了教给孩子们课堂纪律,韩朝阳为他们编排了儿歌:一二一,向前走,坐端正,看黑板……慢慢地,“小神兽”们开始听指挥了。
他们爱玩,我们就一起在操场玩耍;他们对事物充满好奇,我们就一起约定,在课堂上逛遍全国的博物馆。”韩朝阳带着孩子们在网上游览全国各地博物馆的网页,给他们讲解各种新奇的藏品。他还请大学同学帮忙,到青岛海底世界录制了很多海洋生物的视频,在课堂上放给孩子们看。
小韩老师的课一时成了“宝藏课堂”,每天总有孩子跑到办公室抱住他问:“小韩老师,今天有没有你的课啊,下节课能不能你去上课啊?“这一刻我才发现,我不再是一个过客,一个旁观者,我拨动了孩子们的心弦,他们也在我的生命中起舞。”韩朝阳在日记中写下了带着成就感的感触。

“没来新疆之前,一直觉得新疆很神秘,来了以后发现,这里各民族和睦相处,生活安定,真切地体会到了国家脱贫攻坚的成果。”听当地老师们介绍,退回到五六年前,这里还很穷,当地没有什么产业,居民背井离乡出去打工,住的都是几十年历史的平房。随着国家对边疆的建设,众多保障房拔地而起,当地也引进了很多新产业,建设了很多新工厂,居民不再需要去外地打工了,留在当地就可以工作,过上富足的生活。

少数民族和汉族人民都很团结,就像一家人一样,当地维吾尔族的老师还请我们这些支教老师到家里做客,做一些当地特色菜给我们吃,清炖羊肉、拉条子等等,都是可口的美味,就是口味有点辣,我有点不习惯。”韩朝阳笑着说。
一个班里45个小孩,维吾尔族、汉族、哈萨克族的孩子们都在一块玩。国庆节前,我给他们上了一节课,分享了‘国旗为什么是红色的’。”当韩朝阳讲到“国旗的红色是革命先烈用鲜血染红”时,小小年纪的孩子们举起稚嫩的小手,七嘴八舌地发言让他感动:
要爱护国旗。”
要保护国旗,不能让它受到伤害。”
……
我的支教故事仍在继续,我不再是听众,‘小韩老师’是我在这个故事里最美的称呼。”一年的时间不长,融入支教生活的韩朝阳不愿去给这个故事画一个句号,“如果可以,我希望可以是一个省略号,他们让我成长,我在未来等他们长大。”